2006-02-11

深有感觸


圖 / Film: Hotel Rwanda
看 "Hotel Rwanda"《盧旺達旅館》的時候。那個飾演戰地記者的美國演員說過這樣一句臺詞---當他錄下大屠殺的場面,黑人旅館經理看到後感激的說,這下好了,全世界都會知道這裏在發生什麼。記者悲哀的說,‘不,你錯了,全世界的人會在晚餐飯桌上看看新聞說,哦,這真是可怕。然後若無其事,低頭吃飯。’
的確如此! 我們在崇敬戰地記者,這種崇敬不過 3 分鐘而已。爾後我們便低頭走自己的路。不再想起。最可悲的不是傷痕累累的戰地記者,而是戰地記者傷痕累累,卻往往圖而無功。畢竟,我們沒有親身經歷過的事情,是不可能真正明白的。
(節錄自 戰地記者,和盧旺達旅館)

related link:
聶森絕食:譴責恐怖暴力 向英雄致敬


2 Comments:

At 2/11/2006 02:59:00 上午, Anonymous okinawa said...

我覺得最可怕的是什麼話都沒說就轉別台去找娛樂新聞 昨天還看到某新聞在播情人節要怎樣約會放洗澡水

 
At 2/12/2006 04:04:00 下午, Anonymous 匿名 said...

台灣可恥!!當對岸安裝數百枚,可能上千飛彈對著你,類似盧安達的種族大屠殺隨時可能發生,而我們對這種電影卻沒能上映,也許嚮往中國制度的人太多了~~~哀!

 

張貼留言

<< Home